車禍(二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1
  • 来源:强奸5广告诱惑_强奸案中案_强奸系列电影

  車禍是在陽光燦爛的一個下午瞬間發生的。那時從鄉下來城裡打工的阿狗第一次坐上瞭小汽車,車在馬路上飛馳著,後座上的阿狗想著自己鉆進車裡時民工們那羨慕的眼神,聽著音樂的他,臉上流露出無比的幸福。突然“咚”的一聲巨響,阿狗眼前一黑,什麼也不知道瞭。

  阿狗醒來後才知道出瞭車禍,他伸伸腿,兩條腿好好的還在,隻是有些扯著疼,舉起雙手,手指頭一個也不少,阿狗再摸摸頭,到處都好好的。阿狗隻是擦破一塊皮,他是車撞擊後被震昏過去的。

  駕車的張老板呢?阿狗著急起來,用眼睛在病房裡四處尋找著張老板。醫生頭也不抬,丟下一句“正在搶救中!你的命真大,居然一點事也沒有。”

  阿狗聽說張老板還在搶救,頭“嗡”地大瞭。我的天!這怎麼辦呢?

  阿狗是和張老板去裝飾市場購買材料的路上出車禍的,阿狗這才想起他的牛仔包,不由得嚇出一身冷汗,慌張地大叫起來,“我的包呢?我的老天!”

  “叫什麼叫!包不是好好的在這嗎?”護士小姐睕瞭阿狗一眼,不耐煩地用腳踢踢床下的舊牛仔包,“再叫我給你扔窗外去。”

  阿狗翻身一把抓住牛仔包,兩手牢牢地抓著,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,緊緊摟在懷裡,“哇”地哭瞭。

  “神經病!”護士正要給一個病人打針,被阿狗的哭聲嚇瞭一跳,差點紮到自己的手,轉回頭瞪著阿狗罵瞭一句。

  2天後,阿狗能下地瞭,可張老板還沒醒過來。阿狗隻知道老板姓張,其餘的什麼也不知道。2天瞭,張老板還昏迷不醒,阿狗急忙得團團轉,一夜下來滿眼通紅,滿嘴冒泡,護士小姐看瞭他躲著走。

  掐指算來,阿狗與張老板從認識到發生車禍不過才3個小時。他和一同來城裡找活幹的幾個本傢木匠兄弟剛來到城裡,蹲在路邊等活幹。30來歲的張老板開著車看到他們面前的木匠活工具,就停下來對他們說,他剛接瞭個裝修電器商場的活,工期短,人手緊,正缺人手,隻要能按期交工,我絕不會虧待你們。阿狗和幾個木匠兄弟歡喜都來不及,搓著手直樂,憨憨的臉上堆滿瞭笑,真是太好瞭。為他們剛到城裡就遇到一個老板找他們幹活而興奮不已。雙方很快就談好瞭工價,阿狗他們就背著行囊分乘兩輛三輪車跟張老板去瞭商場工地。然後,阿狗跟著張老板去裝飾材料市場采購材料,路上就出瞭車禍。

  又過去瞭一天,張老板還沒醒來。阿狗隻好在醫院裡幹守著。守在醫院的他,總算知道瞭什麼叫度日如年,他的心裡如貓爪抓一樣難受,出來掙錢,卻差點把命搭上。由於張老板出瞭車禍,那個裝修活很快就被別的老板接手瞭,要命的是他因為要守在醫院幹不成活瞭。同去的幾個木匠兄弟很快就跟別的老板聯系上瞭。幹一天40元,中午提供一頓免費午餐。阿狗守在醫院,一天下來,想想活幹不成少瞭40元不算,還要自掏腰包吃飯,心裡就像割他的肉一樣難受。

  一天傍晚,同來的幾個木匠兄弟收瞭工來看阿狗,見到阿狗就說開瞭,你真癡呀!又不是你撞的車,你守著張老板幹啥?不如早點收拾瞭跟我們一起回去幹活。一天40塊哩!可阿狗緊緊摟著他的牛仔包一個勁搖頭,“我要等張老板醒瞭才能走。”一步也不肯離開醫院。幾個木匠兄弟隻好失望地搖著頭走瞭。阿狗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,眼淚就下來瞭,“張老板,你怎麼還不醒呀!真是急死人瞭。唉!唉!這可怎麼好喲……”

  過瞭一個星期,張老板依然處於昏迷中,守在醫院裡的阿狗口袋裡的錢越來越少,他隻好一天吃兩頓,一頓隻吃一個饅頭,實在餓急瞭,就跑到醫院洗漱房裡灌一肚子涼水。阿狗去給鄉下的老婆桂香打電話。桂香在電話裡抱怨著,你怎麼還不寄錢回傢,大牛、二牛的學費老師催過幾回瞭,娘的老毛病又犯瞭,也沒錢抓藥,都快急死人瞭。阿狗支支吾吾地安慰著桂香,快瞭快瞭,過幾天我結瞭工錢就寄回去,你先到你娘傢兄弟那想想辦法。說完就飛快地掛瞭電話,心疼錢的阿狗看看時間快5分鐘瞭,老婆桂香還在呱啦呱啦說著什麼,可電話已被阿狗飛快地掛瞭,阿狗怕糟蹋錢。

  10天過去瞭,張老板還沒有醒來,阿狗的日子卻越來越難過,又瘦又黑,頭發胡子老長,眼窩深陷,走路輕飄飄的。同村的幾個木匠又來看他,見瞭他嚇瞭一跳,以為看錯瞭人。阿狗你怎麼成瞭這樣,難道你真被撞壞瞭腦袋?醫生都說張老板醒來的希望很渺茫,知道渺茫什麼意思嗎?大扣問過一個教師模樣的人瞭,渺茫就是等於零。既然張老板醒來的希望等於零,你想得到他的賠償也就沒戲瞭,老老實實跟我們去幹活吧。

  阿狗依然守在醫院裡,他成瞭一個癡癡傻傻的怪人。醫院裡的人個個討厭他,“唉!你這個人還有沒有一點良心,張老板這麼多天昏迷不醒,還在搶救,你卻賴在醫院裡等張老板醒來拿賠償……”各種冷言冷語鋪天蓋地裹住瞭阿狗,阿狗覺得自己連條狗都不如,可阿狗就是不肯離開醫院一步。

  有一天,一個女人來照應開摩托車撞傷瞭腿的自己男人。女人給男人熬瞭一鍋鯽魚湯,可男人聞不得腥味,一口也沒喝。男人看蜷在病房角落裡的阿狗可憐,讓女人把魚湯端給阿狗吃。那女人瞥瞭阿狗一眼,“給這種人渣吃還不如喂狗。”說著把魚湯倒進瞭垃圾桶。

  阿狗咽瞭咽唾沫,他本來就不敢看那漂亮女人,聽女人這樣惡毒地損他,頭垂得更低瞭,也不敢言語,他已習慣瞭。

  阿狗身上已沒有一分錢,他隻好偷偷去賣瞭兩回血,總算捱瞭過來。阿狗最慶幸的是醫院沒有讓他交張老板的搶救費,那樣阿狗就是把自己的骨頭砸瞭賣也湊不出錢來。

  不管別人怎麼對待他,阿狗就是不肯離開醫院一步,阿狗幾乎神經質瞭,急得直跺腳,天天纏著醫生問,“你說張老板什麼時候能醒來,你說他傢怎麼就沒個人來看看他?”

  一個戴眼鏡的女醫生好心地對阿狗說:“也許他是外地人,靠自己打拼成瞭老板,遠在他鄉的親人還不知道他出瞭車禍。你就別守著瞭,張老板醒瞭也沒錢給你,他已欠下搶救費12萬。”

  阿狗聽瞭嚇得一激靈,渾身哆嗦瞭幾下,漲紅瞭臉結巴著說: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隻要他傢來個人就好瞭。”

  女醫生給瞭他個冷眼,說瞭句“別做夢瞭!”轉身不再理他。

  18天後,張老板終於醒瞭過來。阿狗得知消息後,抱著舊牛仔包瘋瞭樣就往搶救室沖,誰也攔不住,接連撞倒瞭幾個攔他的醫生護士,有人趕緊掏出手機撥瞭“110”。

  阿狗一下子沖到張老板床前,搖著張老板的手:“我的親爹呀!你總算醒瞭,我等得好苦呀!你再不醒我也快活不成瞭,嗚嗚……”像個受盡瞭委屈的孩子泣不成聲,說著解開牛仔包外面的衣服,又拉開牛仔包的拉鏈,包裡是20捆百元鈔票,“這是那天你和我在銀行取的20萬,你看看,一張也不少……嗚嗚嗚嗚……”

  所有的人都呆住瞭,唰地淚流滿面,連剛進來的警察也愣住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