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工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  • 来源:强奸5广告诱惑_强奸案中案_强奸系列电影

  清朝雍正年間,湖南懷化屬下麻陽縣有個小鎮,鎮子不大,卻有一個讓鄉人自豪的古跡,是鎮上的一座道觀。

  那座道觀名叫朝陽觀,曾經是座大觀。但明末天下大亂時,朝陽觀被亂兵燒毀瞭大半,後來有個邱姓道士四處化緣集資重修,才算稍稍恢復舊觀,但規模小瞭很多,鐘樓裡的大銅鐘也不見瞭,倒是鐘樓頂上的一顆銅鑄的定風珠尚在,雖然年深日久,仍是鋥明瓦亮,離得老遠便能看到。

  定風珠有孔,風吹過便“嗚嗚”作響,但近些日子時常有人會聽得那鐘樓上發出鏗然一聲,這聲音風是吹不出來的,於是有人傳說道觀定有靈異,香火也因此漸旺。

  在那道觀外,長年擺瞭個面攤。有一天,攤主正在忙著,看到有個相熟的腳夫急急走過,一臉焦急,便叫瞭他一聲,問他發生什麼事瞭。

  腳夫嘆瞭口氣,說他前兩天趕瞭貨回來,走過一個牌坊時,忽聽得驢子一聲慘叫,倒在瞭地上。腳夫大吃一驚,忙去查看,見驢腹上有個小孔,正在汩汩冒血,不知是何緣故。

  驢子傷瞭也隻能回傢將養,本來腳夫覺得傷口並不算大,養個幾天就會好。哪知過瞭兩天,這驢子已是奄奄一息,草料也一口都不吃瞭,腹部卻越來越大。腳夫無可奈何,心想若不趁著這驢子活著時宰瞭扒皮吃肉,隻怕雞飛蛋打一場空,因此才急著要去找屠夫,哪知屠夫偏偏這時候出瞭門,他實在是沒瞭主意。

  腳夫正說著,邊上一個吃面的客人忽道:“朋友,你那驢子受傷時,是不是聽到有人在吹笛?”這人一口的江西話,腳夫聽瞭連連點頭道:“對啊,是聽到吹笛的聲音,但周圍沒見人。”

  那江西人忽地一下站起來,道:“快帶我過去。現在天冷,又沒過三朝,你那驢子說不定還有救。隻不過……”

  聽得還有救,腳夫又驚又喜,見那人欲言又止,心想多半是討要醫錢。可自覺傢徒四壁,也付不出醫錢,正在躊躇,那攤主道:“老哥,你能救的話,醫錢我幫他給好瞭,不知要多少?”

  江西人一笑道:“扶危濟困,那是走江湖之人的本分,我不是為醫錢,而是這位腳夫大哥定然遇到瞭射工。”

  射工之名,這些人都聞所未聞,忙問江西人是怎麼一回事。

  江西人說射工本是一種小蟲,長著一條很長的舌頭,能卷成筒狀。這射工口中常含著一粒沙子,有什麼獵物從射工面前經過,它便將沙子射出,哪怕射中的隻是人影,也能讓人大病一場。一旦射入人腹中,這石頭見血即長,馬上就長成一大塊。

  那驢子奄奄一息,肚腹變得很大,定是被射工將沙子射入腹中瞭。現在剛剛兩天,石頭應該還不曾充滿驢腹,若再多一天,那就無藥可救瞭。邊上吃面的人聽得有這奇事,紛紛過去看熱鬧,連那攤主也收瞭攤一塊兒去瞭。

  一到腳夫傢中,隻見驢子已倒在地上,隻剩下抽搐瞭。江西人摸瞭摸驢腹,說:“果然如此。”說著解開身邊的一個皮囊,從中取出一些麻沸散,用溫水化開瞭灌入驢子口中。接著取出一把小刀片,將驢腹割開瞭個口子,伸手進去摸著,果然拿出一塊拳頭大的石頭來,道:“長這麼大瞭,幸好取得及時。”

  說罷,他又取出一根針,穿上瞭羊腸線,將驢腹的傷口縫瞭起來。等他縫好瞭傷口,又用溫水將驢腹的血跡擦凈,讓腳夫弄瞭一束稻草來紮成個小捆,又灑上些藥粉後點燃,這稻草捆冒出瞭極濃的煙,吹入驢子鼻孔,這頭看似已無氣息的驢子一下翻身起來,雖然還有些委頓,但顯然死不瞭,本來碩大的肚腹也平復如常。

  腳夫見此情形,連連道謝,旁人也看得驚嘆不已。那江西人將那塊石頭交給腳夫說,這石頭名謂“驢寶”,有清熱化瘀之效,可以入藥,賣給藥鋪也能值幾個錢。

  腳夫聽說還能值點錢,便要送給江西人,但那江西人搖瞭搖頭道:“江湖中人,錢財無用。驢子還算好治,但那射工還在,隻怕還會有人遭殃。”眾人一聽便問道:“不能除掉這射工嗎?”

  江西人道:“射工是種上瞭譜的毒蟲,這種蟲子有個趨光又畏光的稟性,如果是太陽光照著必不肯出,但見到鏡光卻又趨之若鶩。我見貴處這顆定風珠如此明亮,定是此物將射工引來,巢於那珠內。不將那定風珠取下,隻怕還會有後患。隻怕觀主不願。”

  圍觀眾人中有個鄉紳,見江西人救瞭驢子後分文不取,大為敬佩,又聽他說毒蟲巢於定風珠中,便道:“怪不得那定風珠近來時常有聲,原來是出瞭毒蟲,我們還以為是道觀有什麼靈異呢?這是為民除害的好事,邱道長不會回絕。”

  於是眾人來到朝陽觀,邱道長卻不在觀中,隻有他的徒弟在。徒弟見這許多人湧來要取定風珠,他也不敢說不行,隻說定風珠在塔頂,一時找不到如此長的梯子。

  那江西人道:“不必如此麻煩。”他要瞭兩根大毛竹,綁在一起後靠在塔邊,就沿著毛竹攀援而上。一上塔頂,便掏出一個黑佈袋罩住瞭定風珠,又沿竹竿攀下。

  旁人見他身輕如燕,都是目瞪口呆,再看那定風珠裹在黑佈袋裡,仍然不時發出錚錚響聲。江西人說那射工不見瞭光,無法脫困。隻是毒蟲未死,必須馬上帶去煉化,此地不能久留,便謝絕瞭鎮上要宴請他的好意,揚長而去。眾人見這江西人飄然而去,無不敬佩,說此人不愧是高士。

  江西人走瞭第二天,邱道長便回來瞭。他一回來便見定風珠不見瞭,急得臉色煞白,聽徒弟說瞭此事,更是捶胸頓足道:“糟瞭糟瞭!真是自作孽,不可活!”隨即便生瞭一場大病,過瞭兩三個月就過世瞭。

  過世前,他跟徒弟明說瞭此事。原來射工一蟲,晉代張華的《博物志》中有載,“江南山溪中有射工蟲,甲蟲之類也,長一二寸,口中有弩形,以氣射人影,隨所著處發瘡,不治則殺人。”實是一種傳說中的毒蟲,世上並無此物。

  腳夫的毛驢本就生有驢寶,這東西其實就是結石,雖然難得,但並不稀奇,而且是長年生成,絕非兩天裡就長得出來的。驢子受傷,無疑是那江西人暗中幹的,為的就是定風珠。

  這定風珠乃是明時暹羅國進貢的風磨銅所鑄,不會生銅綠,被風越吹越亮。邱道長重修道觀後,覺得香火不夠旺,便偷偷在定風珠中加瞭個鐘舌,風一吹便有響動,讓人覺得道觀有靈異。誰知被那江西人利用,趁著自己外出前來盜寶,滿鎮的人還當他是個好人。

  聽得邱道長說瞭此事前因後果後,徒弟目瞪口呆,心想鎮子很偏僻,若不是邱道長想出這等主意,江西人隻怕一輩子也不知道朝陽觀有這風磨銅定風珠。世上之事,果然都是咎由自取,怪不得旁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