癡情花妖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6
  • 来源:强奸5广告诱惑_强奸案中案_强奸系列电影

秀才嶽成參加鄉試,途經南方一座小鎮。嶽成這個人別的不愛,隻喜愛養花。這天,他在花市閑逛,突然看到一盆幾近頹敗的花,花雖敗,香味卻不減。嶽成覺得奇怪,便問賣花人。賣花的是一位老者,衣服破破爛爛,他告訴嶽成,這花叫癡情花,來自望夫崖下的癡情谷。傳說有個唱曲的姑娘和一個秀才私訂終身,誰知秀才考取功名後忘卻舊情,姑娘萬念俱灰,跳瞭崖,她的冤魂變成瞭癡情花……

  嶽成聽瞭這個故事,著瞭迷一樣,竟掏出身上全部的錢買走瞭癡情花。回到客棧,同窗好友秦風一見他花這麼多錢買回一盆枯萎的花,連說他被人蠱惑瞭。嶽成笑瞭笑,把花放在靠窗的案幾上,澆瞭些水,沒想到花兒似乎好點瞭。這時,秦風說:嶽成,金蝶兒的戲要開場瞭。嶽成忙放下花,和秦風一道趕往戲園子。

  要說嶽成除瞭花之外還愛什麼,那就隻能說唱戲的金蝶兒瞭。自從到瞭這座小鎮,嶽成和秦風就天天往戲園子跑,除瞭他倆,還有一個當地的富傢公子滿文章也經常來捧場。

  不想這次聽完瞭戲,回到住處,嶽成卻莫名其妙地病倒瞭。秦風請來郎中,郎中說隻需吃兩副湯藥,休息幾天就好瞭。三天後,嶽成的病好瞭,看上去精神煥發。秦風奇怪極瞭,問他怎麼回事。嶽成神神秘秘地掏出一方手帕,說:金蝶兒每天晚上都來陪我吟詩、喝酒……”秦風一見那手帕,使勁搖頭:不可能,這……”嶽成搖搖手帕說:怎麼不可能,不信你今天晚上在我房間,看她到底來不來。

  到瞭晚上,兩個人坐在房間裡等金蝶兒。左等右等就是不見人來。倒是那盆癡情花長得越來越好,眼看就要開花瞭。秦風叫來一壺小酒,兩碟小菜,邊吃邊等。嶽成越等越急,很快就把自己灌醉瞭……

  一覺醒來,嶽成發現自己竟然趴在公堂上!正奇怪之時,隻聽驚堂木的一聲響。大膽嶽成,你是如何殺人的,快如實招來。嶽成突然看見旁邊並排有兩具屍體。定睛一看,他大驚失色,一個是秦風,一個是金蝶兒!他們怎麼都死瞭?

  我冤枉。我沒有殺人!嶽成大喊。

  證據確鑿,你還有何話說?縣令拿出那方手帕,說,你愛慕金蝶兒,卻不料她和你的好朋友秦風早有私情,趁他二人幽會之時,你殺心頓起,手起刀落……”嶽成一聽,更加不解,秦風怎麼會和金蝶兒有私情?他大喊冤枉,然而縣令根本不理會他,下令重打四十大板。嶽成疼痛難忍,隻能高聲叫罵:你這狗官,不問青紅皂白就嚴刑逼供,我冤枉啊……”

  最後嶽成被打昏過去瞭,趁他暈瞭,縣令強行讓他按瞭手印,把他丟進大牢。很快,刑部批文下來瞭,判他秋後問斬。嶽成欲哭無淚,糊裡糊塗做瞭殺人犯。嶽成突然想起瞭他的那盆癡情花。不知道這幾天有沒有人給它澆水,是不是已經枯萎瞭?

  在牢裡度日如年。嶽成知道來日不多,想起遠方的爹娘,不由得黯然神傷。這一天上午,嶽成正胡思亂想,隻聽獄卒喊道:嶽成,有人來看你瞭。嶽成立即起身,定睛打量來人。竟然是滿文章!

  怎麼是你……你來幹什麼?嶽成結結巴巴地問道。滿文章看著嶽成一臉狐疑的表情,笑出聲來:嶽成,我來是想告訴你事情的真相。

  真相?什麼意思?

  你知道是誰殺瞭秦風和金蝶兒嗎?滿文章問道。

  難道是……”嶽成看著滿文章詭異的笑容,突然明白瞭,他使勁爬起來,兩隻手從牢裡伸出來緊緊抓住滿文章。滿文章掙脫他的手,拍拍身上,笑著說:你猜對瞭。我一直喜歡蝶兒,隻可惜她不喜歡我。開始,我以為她喜歡的是你,我就想把你除掉。後來,你喝多的那天晚上,我無意間發現秦風才是她的相好,他趁你喝醉之後去找蝶兒和她幽會!我一怒之下就把他倆都殺瞭……你也知道,我爹是這鎮上最有錢的人,我幹爹又是知府,找個人替我頂罪是易如反掌。

  嶽成全明白瞭,他隻覺得渾身一陣疼痛,意識也不清楚瞭,眼前就是滿文章張狂的臉,他掙紮著還想抓住那個惡人……他斷斷續續聽見滿文章說:你知道嗎?今天就是你殺頭的日子,我不想你做個冤死鬼……”

  嶽成的頭越來越疼,他使勁一掙,身體竟然掙出瞭監牢。轉眼,他就站在監牢之外瞭。這時候,走過來兩個衙役打開瞭牢門,將牢裡面的嶽成拖瞭出來。嶽成奇怪極瞭,看著自己被一路拖走,他著急地在後面喊:你們要把我拖到哪裡?等等,等等!

  但沒人聽得見他的話,他一路跟著,發現自己被拖上瞭刑場,刑場四下裡全是人。監斬官大聲喊道:時辰已到,行刑!三聲追魂炮響後,劊子手掄起鬼頭大刀帶著一聲呼嘯,眨眼間一顆人頭滾落地上。人群又是一陣騷動,接著慢慢散去。嶽成呆呆地站著,像靈魂被掏空瞭。他低下頭看看自己的身體,發現自己穿著滿文章的衣服,難道自己和滿文章換瞭身體?這個惡人的靈魂雖死,但身體還在。想到這裡,他跑上一座小橋,縱身一躍,跳進瞭水裡……

  這一覺睡得真久,嶽成醒瞭,他發現自己又變回瞭嶽成,躺在一間茅舍裡。空氣中的清香讓他精神一振。

  你終於醒瞭,嶽公子。

  你是誰?嶽成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女孩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我是……”女子笑瞭起來,然後轉過身去,又隨即轉回來,活脫脫一個金蝶兒!

  你是金蝶兒?嶽成驚奇地問。

  是,也不是。我以前也是唱戲的,我叫馨兒,自從那負心的人兒走瞭之後,我就不知道自己是誰瞭……”

  可我不認識你啊。嶽成道。

  公子真是貴人多忘事。那幾天你心情鬱悶的時候,是我夜夜陪著你,為你唱曲,陪你飲酒。你身陷牢獄,是我設計把你救走,還幫你捉住瞭殺人真兇滿文章,讓他付出瞭代價。如今又是我把你安頓在這裡。

  嶽成心頭一顫,聲音不禁發抖:你不是金蝶兒,金蝶兒已經死瞭。我、我也死瞭……” 馨兒癡癡地看著嶽成,好久才幽幽地說道:我是花妖,在山谷裡修煉瞭五百年,終於變成人形。我四處找他,結果真讓我找到瞭。

  我是你要找的人嗎?嶽成問。

  開始我以為你是,所以我變成金蝶兒的樣子討你歡心。後來我發現秦風才是我真正要找的人,可他對我不理不睬,一心隻迷戀金蝶兒。你不知道吧,他倆早就山盟海誓瞭。那方手帕是我從金蝶兒那裡偷來的。

  可是秦風死瞭,你不傷心嗎?嶽成打斷瞭馨兒的話。

  馨兒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,隻是說:我恢復瞭法力,就略施小計,偷梁換柱,讓那個可惡的滿文章做瞭你的替死鬼。現在好瞭,我把我的法力都給瞭你,你可以好好地活下去瞭……”說著說著,馨兒原本紅潤的臉上蒼白起來,慢慢的,馨兒消失瞭,隻留下嶽成一個人。

  從此,再也沒有人見過癡情花。